西藏来古,美丽的隐匿一方

大约六年前的某一天,疏于联系的 Ari 在电话里说,她要去西藏做志愿者。具体说来,是以公司的名义,代为经营一个公益客栈,所有收入都会捐给当地的学校。

那时的我,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去旅行,也从未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闭塞地生活在自己的一隅。所以,我本能地泼了她一头冷水,说你这不是真正的公益,是公司想为自己打广告。这次电话就这么不愉快的结束了。

Ari 去的那个公益客栈,在西藏八宿县然乌镇来古村,名字就叫“来古公益客栈”,是他们公司老总撤资援建的。客栈紧挨着当地唯一的一所小学,教室在一楼,客房在二楼。老师也是自愿者,住在客栈里。


这么多年过去了,Ari 和我一起两次徒步洛克

【翻译】火与悦:天才女摄影师 Nirmiri 的自白

原文:http://fireandjoy.com/about-me/

All rights of the images are reserved to Nirmiri.

我仅保留对翻译文字的权利。

最初,我是个写作者。在本该就寝的时间,借着手电筒的光,躲在床单里写下字句,由此来创造新的世界。在开往学校的冗长的巴士上,我的心倾注在日记簿里。写作是我无尽的创造力的出口,也是对我感受到的诸多情绪的一种逃离。当我在写作时,世界上的一切感觉就对了。一如我生来就是为了讲故事。

然后,我拿起了一台相机。一开始我以妹妹为创作灵感。我们在后院高高的草丛里奔跑,追逐着把她染成金色的阳光,直到它溜到栅栏...

稀里糊涂的一天。
嗓子发炎的一天。
预感节间逃不过感冒的摧残。
准备戴口罩,自觉远离人群。
看豆瓣上春节话题,
很多害怕过节的人,
年龄不同阅历不等,
情结却又不无相似。
我想除了小孩子没人会喜欢过节,
那就让我们做回小孩子吧!

缪塞《雏菊》
我爱着,什么也不说,只看你在对面微笑;
我爱着,只要我心里知觉,不必知晓你心里对我的想法;
我珍惜我的秘密,也珍惜淡淡的忧伤,那不曾化作痛苦的忧伤;
我宣誓:我爱着放弃你,不怀抱任何希望,但不是没有幸福
——只要能够怀念,就足够幸福,即使不再能够看到对面微笑的你。

鱼尾峰

鱼尾峰

这就是秋天的颜色吧

三毛《我的宝贝》

这本书是三毛一生的缩影。

先读文字,再看图片,读的时候尽可想象。

三毛说:“任何事情,在当时是苦的,若只是肉体上的苦,过了也就忘了。回忆起来只会开心,有时还会大笑。”

这句话,我渐渐能感同身受。

三毛是最不会给书起名字的。“我的宝贝”这种书名很容易让人低估它的价值。

书是七八年前买的,一整套三毛全集,不见天日地压在箱底,有些连塑封都还没拆。扫一眼手头的书,再给我七八年也是读不完的,更别说每月还有新书“入库”。这些没读完的书,渐渐变成我的一桩桩心事。

有些书读完即弃,不必再读第二遍;有些书则每次翻开都是新发现,让你相见恨晚。《我的宝贝》恰好属于后者,它是三毛其它文章的补充,是她短暂一...

妙处难与君说

  每年快到中秋了,就想起张孝祥的《念奴娇·过洞庭》,虽然只记得当中这一句:

素月分辉,明河共影,表里俱澄澈。怡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。

  幸好有网络,不必回去翻大学的语文课本了。整首词读下来,心境是开阔的:

洞庭青草,近中秋、更无一点风色。玉鉴琼田三万顷,著我扁舟一叶。素月分辉,明河共影,表里俱澄澈。怡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。应念岭表经年,孤光自照,肝胆皆冰雪。短发萧骚襟袖冷,稳泛沧溟空阔。尽挹西江,细斟北斗,万象为宾客。扣舷独啸,不知今夕何夕!

  比起苏轼“天仙化人之笔”的《水调歌头》,这首词要鲜为人知得多。有谁不知道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?流...

巴黎掠影

  去年四月去巴黎出差,回来时在国航飞机的杂志上读到这篇旅游文章,便用相机拍了下来。今天借助 坚果 Pro 内置的语音输入,转成文字。原作者不详,原标题不详,文字版权归原作者和杂志所有。图片为我另配。


塞纳河

  清晨七点,塞纳河从睡梦中醒来,氤氲的水汽在河面飘荡。我沿着河岸跑步,与插肩而过的晨跑者点头微笑。运动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习惯,这个习惯被带到巴黎,融入塞纳河的水波中。

  巴黎是一座适合生活的城市。在巴黎上学期间,我几乎每天都会在塞纳河畔晨跑,从学校出发,一路跑到胜利广场,穿过凯旋门,沿着香榭丽舍大道跑下去。路上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晨跑者,他们穿着专业的设备,...

路 到 尽 头

  越是路到尽头,越是无话可说,唯一能做的,似乎只有放慢脚步。

  第五天,我们从呷独牛场出发,沿着蛇湖的另一边上行,翻过松多垭口,就来到了亚丁景区。十一正值旅游旺季,这里游人如织,与他们不同的是,我们往下,他们往上。过了垭口,沿边路平行,不多久可达五色海。站在高处俯瞰,牛奶海边人如蝼蚁;遥望夏诺多吉雪山,藏别牛场那一晚,我们不就是宿在它脚下吗?

  记得两年前那次,从松多垭口一路下坡,错过了五色海。这一次沿边路平行,却又登得不够高,没有拍下双湖的全貌。每每总有遗憾。有没有这样一段旅途,不错过一处风景,历经风霜雨雪,却又能平安到达?完美如此,...

  七个月后才动手写游记是不是有点晚了?

  Ariel 说,你这样一篇一篇更新,拿半年前的经历来说事,别人会很烦的。

  其实别人根本不 care。

  如果有人在你的朋友圈或 Lofter 里点了赞,你会有一种受关注、被肯定的错觉,从而生活得更加自信,更愿意展现自己。

  但是不要忘记,你展现的永远都只是表面。

  朋友圈就是一锅鸡汤,Lofter 满屏的孤芳自赏。那个真正的你,你自己都不一定找得到的你,并不在这里。

  装逼的话说完,再来说说第四天的行程,窃以为是五天中的精华。

  上午的云海着实让大家兴奋了一把,也是在这里,面朝央迈勇雪山,我们九人留下了最满意的...

茶韵椰风,斯里兰卡中南部之旅

  首先,任何一本 LP (Lonely Planet) 都会尽量说美好的,这样才能勾起你旅行的愿望,让你在出发前无限遐想。LP 即使提到不快之处,通常也是一笔带过,这也难怪,如果尽说缺点,还有人会买吗?

  这个国家最大的城市,比如康提(Kandy),也不过国内三四线的光景,很多地方只能算是小镇。斯里兰卡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,发展程度跟尼泊尔相当,甚至还不如。出发前,你首先要认清这个事实和前提,不要做过度遐想,否则,你大可以选择巴厘岛这样的度假胜地。

  因为贫穷,民风也是两极分化,有的人淳朴,有的人狡诈。拿突突车(TukTuk,当地一种流行的三轮摩托)司机来说,一般中年司...

乡间一日

芍药

摄影的本质

——苏珊·桑塔格《论摄影》笔记


  这本妙语连珠的书,读起来并不容易。作者的思绪似乎也很混乱,六篇文章之间,内容多少有些颠倒重复。按照作者的说法,写的时候是“一篇催生另一篇”,最初发表于《纽约书评》。

  姑且简单做些记录,穿插一些自己不成熟的想法。摄影这件事,终究是要拿起相机去实践的。


题材:拍什么?

  战争、难民、饥荒、社会动荡、文化冲突、边缘地带,一直都是备受青睐的拍摄对象,这些题材涵盖了马格南图片社的绝大部分内容。

  但是,以摄影记录下来的世界各地的悲惨和不公平的庞大库存,让大家都对暴行有一定程度的熟悉,使得恐怖现象变得更普通——使得它看起来熟悉、遥...

康提(Kandy)

霍顿平原(Horton Plains)
除夕那天,雨雾中徒步的五小时,虽然不无遗憾,也算是别样的体验吧。

尼甘布(Negombo),市集

尼甘布(Negombo),鱼市 Part 3

加勒(Galle)

尼甘布(Negombo),鱼市 Part 2

尼甘布(Negombo),鱼市 Part 1

蒂瑟默哈拉默(Tissamaharama)

狮子岩,锡吉里耶(Sigiriya)

美蕊沙(Mirissa)

哥德堡变奏曲

Wikipedia 原文

  哥德堡变奏曲(Goldberg Variations),BWV 988,是巴赫为羽管键琴所作的一部作品,由一首咏叹调及 30 首变奏组成。1741 年出版,被视为变奏曲式最为重要的范例之一。此曲以约翰·戈特利布·哥德堡(Johann Gottlieb Goldberg)命名,后者也许是它的第一位演奏者。


创作

  关于此曲如何创作的传言,始于福柯尔(Forkel)所作的一本早期的巴赫传记:

  我们应该感谢时任于萨克森选侯国的前俄罗斯大使凯瑟林(Kaiserling)伯爵对这一作品的推动。凯瑟林伯爵经常驻留于莱比锡...

1 / 3